qq西游副本的水晶宫:詭心

熱門小說

死路  第八章 我和孟海洋

章節字數:3635  更新時間:16-04-26 01:0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一杯接一杯的灌酒,完全不理會孟海洋的勸阻。

    酒精在我血液里沸騰,發酵,很快就使我覺得氣血上涌。我知道我的臉現在一定成了一塊紅布,胃里漲地有些難受。

    孟海洋有點氣急敗壞:“雷伊,你忘了三年前你費了多少功夫才戒酒成功,并答應我永不碰酒的!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沒有一點出息!難道你真的準備再次陷入酗酒的痛苦中嗎?”

    他劈手奪過我手里的酒杯,我又奪了回來:“別跟我提三年前,三年前我怎么知道三年后我會遇到這樣見鬼的事情!”

    我端起酒杯一飲而?。骸霸倮匆槐?!”

    孟海洋制止了調酒師:“別喝了,再喝就真的喝多了!”

    我知道他說的對,但我瞬間暴怒起來:“孟海洋,我的事不用你管!”

    然而孟海洋的怒火似乎比我還盛,他使勁搖著我的肩膀怒吼:“你以為我愿意管你的破事,是你自己非要拉著我做這做那,把我當成小弟仆人伺機保姆提款機使喚的!現在你要么停止喝酒,要么以后再也別找我!”

    我甩開他:“滾!”

    孟海洋真的抓起自己的外套轉身就走。

    我自嘲地笑了笑,接著喝酒。

    是的,我沒有什么資格和立場使喚他,他也沒有什么資格和立場管著我。既然如此,一拍兩散挺好。至于那些見鬼的事情,讓它們見鬼去吧!

    有腳步聲停在我身邊,有人按住了我抓著酒杯的手。我感覺酒精已經有點上頭了,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煩躁地說:“孟海洋你還有完沒完,還沒圓潤地滾遠啊!”

    “怎么,你們吵架了?”一個聽起來挺熟悉的女聲。

    我抬起頭瞇起眼睛,有一個打扮地極精致的女人正站在我面前。這么說吧,假如說我的外表是一只貍貓,面前這女人的相貌就是一只的波斯貓,一只眼碧藍一支眼碧綠的那種純種波斯貓。

    “波斯貓……啊,不對,徐婭茜,是你呀?!蔽宜嬉飧蛄爍穌瀉?,看了看她臂彎里挎著的那個人模狗樣的男人,很不禮貌的抬起下巴指指他,“男朋友?”

    徐婭茜白皙的小手撩一撩垂在胸前的大波浪卷發:“是啊,我新交的男朋友,怎么樣,比孟海洋強多了吧?”

    我冷笑一聲:“你來跟我打招呼,就為了炫耀你的新男友嗎?”

    徐婭茜嬌笑一聲:“我看到孟海洋剛才氣沖沖的走了,你們吵架了?”

    我斜了她一眼:“送你四個字-關你毛事!”

    徐婭茜一點也不生氣:“這么久不見,你還是這么粗暴加粗俗?!?br>
    我也毫不客氣地回敬:“這么久不見,你還是這么風騷加智硬?!?br>
    徐婭茜的新男友不干了:“你怎么說話呢你?”

    我實在懶得理會他們:“我又沒求著你們跟我說話?!?br>
    新男友氣結:“你……”

    徐婭茜攔住了他:“哎呀,親愛的,別生氣,我跟她認識這么久了,早就習慣了。我就是不明白,當初孟海洋有我這么優秀的女朋友,為什么還會因為這種外表長得隨意內涵又余額不足的人背叛我。走吧,我們犯不上和一個搶人男朋友的小三計較,她也就這點水平了?!?br>
    我登時覺得火冒三丈,噌地站起來指著徐婭茜那張玻尿酸打太多僵硬反光的臉一字一句地說:“徐婭茜,我再跟你說一遍,我跟孟海洋……”

    我還沒有說完,徐婭茜忽然被人粗暴地扒拉到了一邊。孟海洋從她背后走出來,走到我面前,摟著我的肩膀,看也不看徐婭茜,只冷冷的跟對面那個男人說:“與其有時間管別人的閑事,還不如抽空回去打點一下看看你的環保帽子店是不是已經開到大草原上去了?!?br>
    說完,孟海洋強行拉著我離開了:“你跟整容怪和綠毛龜計較啥,又不是同一個物種?!?br>
    我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不由自主地跟著孟海洋走了出去,身后隱隱約約傳來了整容怪和綠毛龜的吵架聲。我一步三回頭,一顆八卦的心激情澎湃。然而我最終也沒看成好戲,孟海洋直接把我拉上了他的車。

    “你不是走了嗎?”我靠在副駕駛上閉上眼睛,頭越來越暈。

    孟海洋這個絮絮叨叨的話癆破天荒沉默了。

    等了半天,沒等到他的回答,我忍不住睜開眼,扭過頭看了一眼。

    他正在專心的開車,一張臉拉的跟長白山一樣,上面還掛著積年不化的冰霜。

    我內心有些不安。

    于是我也沉默了。

    車里一片寂靜,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不論遇見什么事情,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自暴自棄?!泵蝦Q笏禱傲?。

    我的心一悸,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許多年似乎都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話了,許多年,誰曾真正關心過我是怎么樣度過一個又一個難捱的人生關卡,又有誰在我口不擇言的怒火之后,還能再回頭看看我是不是需要救贖?

    我轉過頭,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風景,努力平靜著自己的語調:“你哪只眼睛看見我自暴自棄了,我只是想放松一下而已,又沒有喝多?!?br>
    孟海洋又說:“徐婭茜說的話,你不用在意,反正你我都知道完全不是她說的那么回事就夠了?!?br>
    “說起來這事,我真是納悶了,”我挺直了身子,轉過頭看著孟海洋,”當初你眼睛得瞎成啥樣才看上徐婭茜這種女人的?她除了膚白貌美胸大腿長,智商和情商完全不夠用??!當初她自己出軌還懷疑我們倆有問題,不但花樣作死,還想了那么多損招整我……因為她,我本來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了,沒想到……”

    孟海洋也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神情異常嚴肅:“我就圖她膚白貌美胸大腿長啊,哪像你,完全巧妙地避開了這些優點,帶出去人家還以為我帶的是我家的小時工……”

    我氣憤地敲了敲他的腦袋:”開車吧你!哪那么多廢話!”

    孟海洋把我送回家,再三囑咐我不要再喝酒了,這才開車離開。

    我整個人攤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

    我想起了孟海洋說的話:“不論遇見什么事情,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自暴自棄?!毖劾嵊智那牡牧髁訟呂?,這一次,我任由它們不停地滾過我的臉頰。

    六年前,我學會了喝酒。酒精是個好東西,它能讓我暫時忘掉殘酷的現實,忘掉痛苦的過去,忘掉無望的未來。盡管酒醒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會卷土重來,但至少我能貪戀醉酒后一時的痛快。家人責罵,朋友遠離,工作荒廢,愛情消失,如果不是四年前遇見的了孟海洋,我大概會一直喝下去,直到有一天醉死在酒精里。也難怪徐婭茜會誤會我也孟海洋之間的關系,那時候,孟海洋陪在我身邊的時間,大概比陪在她身邊的時間還多吧。然而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愛情,從來沒有,這一點在我心中,無論何時何地都異常清晰。

    我確實曾答應過孟海洋,永遠不再碰酒精。但是此時此刻,我只想放縱自己一次,只一次就好!

    我爬起來,找到鑰匙,打開了塵封三年的酒柜。各種酒,白酒,紅酒,洋酒,黃酒,琳瑯滿目。我撫摸著它們光滑冰涼的身體,隨便取了一瓶,啟開瓶蓋,仰脖灌了進去。

    很快的,我就人事不省了。

    等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除了頭疼欲裂之外,我聽見我的手機正在身邊不停地響著。我伸手過去抓起來,努力睜開眼睛,看到手機上顯示有二十五條微信和十六個未接來電。其中三條微信和五個未接來電來自小葉子,信息內容是問我為什么沒有上班,剩下的全都是孟海洋的信息和電話。

    我翻了翻,孟海洋的信息幾乎全都是一個內容:“你是不是喝酒了?”

    “你喝醉了?”

    “接電話!你答應我不再酗酒的!”

    “接電話!”

    ……

    翻到最后一條,內容終于有了質的變化:“開門!我在你門口!”

    看了看時間,我才知道,我竟然睡了幾乎一天一夜!孟海洋最后一條信息來自于凌晨四點,而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我艱難的爬起來給小葉子打了個電話,告知她今天錯過的咨詢重新安排時間,跟咨客解釋一下,并退給咨客一個咨詢時的費用。之后,我雙腿虛軟地走過去,想開門看看孟海洋還在不在。

    不過當我走到客廳中央的時候,又改變了主意。

    誰會在門外守候這么久呢?他不是我的誰,我不是他的誰。我想,我并沒有那么重要。

    我打算先去洗漱,還沒等我走到衛生間,就聽見砸門的聲音:“雷伊你給我開門!”

    我驚呆了!

    我連忙跑過去把門打開,一臉胡子拉碴的孟海洋出現在我的面前。他的臉都快扭曲的接近猙獰了:“要不是小葉子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你已經醒了,你是不是都不準備給我開門了?”

    “我怎么知道你還在門外!”我心虛地縮了縮脖子。

    孟海洋推開我,大步流星地走進來坐在沙發上:“你要是再不開門我都要報警了,我都懷疑你是不是醉死在了家里!”

    我小心翼翼地踱過去:“呃,你從昨晚四點一直在門外等到現在?”

    “是??!”孟海洋瞪著我,“你們家鄰居都差點報警了,以為我是壞人呢!”

    我搔搔頭,正要說什么,忽然,我看到了什么東西!

    我慢慢走過去,仔細觀察。

    三只帶泥的模糊手印,赫然出現在我臥室的床頭柜上!

    “怎么了?”孟海洋站起來,疑惑地問,”你在看什么?”

    我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只能伸手指著床頭柜。孟海洋走過去,蹲下身仔細看:“泥手???你干的?”

    “當然不是!”我感覺我全身血液都涼了!我想起了什么,連忙朝門口走去。我從門口一點點尋找,果然,門口的電燈開關上有一只更清晰的手指印,臥式床頭柜上有兩只比較全的手掌印,臺燈開關上也是一只手指印。

    孟海洋隨手抄起我放在梳妝臺上做裝飾的一只沉重的瓷花瓶,示意我不出聲,自己則躡手躡腳地查遍了家里的每一個角落。廚房,衛生間,客廳,臥室,角角落落。

    沒有任何人。

    我仔細看了看那幾個手印。

    沒有紋路,一定是戴了手套。

    孟海洋放下瓷花瓶,想了想:“這里你先不要住了,先住在我家吧?!?br>
    我本能的要拒絕,還沒等說出口,孟海洋制止了我:“是你那些亂七八糟的顧慮重要,還是你的小命重要?”

    我張了張嘴,沒再說話。

    那還用說,當然是我的小命重要!

    我咬著嘴唇琢磨了一下:“換把鎖,然后,你幫我把這里安上幾個攝像頭吧?!?br>
    孟海洋點點頭:“這倒是個好辦法?!?br>
    

    作者閑話:

    終于更完一章!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水晶宫论文 www.hxnrdm.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水晶宫论文,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